轉載:《水碗倒映整個天空》

轉載:《水碗倒映整個天空》

水碗倒映整個天空

二月河鮑爾吉•原野

圖瓦人布雲的家裡沒有杯子,只有碗。他家人喝酒、喝茶用的是從巴基斯坦買的銅碗。布雲說:“玻璃杯是不好的,像人不穿衣服一樣。酒和茶的樣子被人們看到了,它們會羞愧。”

“誰羞愧?”我問。“酒、茶、水、汽水,它們會不好意思呢。”“那你用瓷杯子嗎?”我問。“瓷杯子嘛,我在布林津的飯館裡見過。酒在裡面憋屈,空間那麼小。你知道,酒不願意待在小東西里。”

我在布雲的家裡用大銅碗喝奶和奶茶。一條小河從他家的窗戶下流過去,青碧的河水在戈壁石的河床流過,激起細碎的白浪花,像啤酒沫子一樣。河水繞過鬆樹,流入白樺林。落葉松像山坡上睜著眼睛張望的狍子。松樹的陽面微紅,像肉煮到五成熟時那種鮮嫩的粉紅色,而背陰的樹幹是黑褐色。落葉松的腳下撒滿去年的松針,冬天,這些松針被保管在乾淨的積雪裡。雪化後,松針一片金黃。落葉松落下這麼高貴的松針,真有點兒可惜。如今松樹枝頭長出新葉子,像肉色的小松塔或小花蕾。山坡上,松樹錯落排列,好似僧侶下山散步,走進布雲的家喝茶。

布雲聽說我去過俄羅斯的圖瓦共和國,喜歡聽我講在這個地方經歷的一切。我講了3個小時,他聽得入神。

“我的故事講完了,該你吹楚爾了。”我說。

布雲從牆上摘下用蘆葦做的笛子——圖瓦人叫它“楚爾”,輕輕吹起來。旋律輕柔而憂傷,彷彿在敘說湖水、霧和白樺林的樣子。我覺得梅花鹿如果會吹笛子,吹的就是楚爾,它的音色表達的正是動物的心情。松鼠看見露珠從松針垂直墜落,羊羔在河邊看見一條小魚卡在水底的石縫裡,貓頭鷹看見月牙坐在松樹的枝丫上,後背讓露水打溼了。布雲的楚爾正是在表達這些情境,簡單,說幼稚亦無不可。

我拿起銅碗,舀一碗泉水喝。布雲家的泉水從山腰取回,放在維吾爾族人的大銅壺裡,他認為水和銅相互喜歡。我低頭喝水,看碗裡竟然有玫紅的霞光和刺眼的藍天。碗竟然裝下了這麼多東西,真是比杯子好多啦。

本文轉自網路

每週一至週五晚20:00,咱們在“

銘語

銘言”不見不散。

關注公眾號

鼓勵支援小編吧!

TAG: 布雲松針楚爾松樹圖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