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土東周時期交響樂團的主人是誰?整套編鐘

關注

1978年,在湖北隨州西郊發現了一座大形的戰國早切的基邦。出土了重達十噸左右的上百餘件青銅樂器及其他大量的隨葬品,尤其是全套編鐘、編磬等樂器還基本上保持著原來的懸掛狀況,有如今天的大型樂團正在演奏交響樂的壯觀場面。那麼,誰是當時擁有這些音城寬廣、做工精巧的樂器的主人呢?誰又是指揮這個古代大刑方樂團“演奏”的“音樂大師”呢?

出土東周時期交響樂團的主人是誰?整套編鐘

據文獻記載,東周時期的曾國在今山東嶧縣和河南睢縣等地。當時,今湖北境內周圍楚為頭等大國,隨居第二,後來都先後統一於楚。隨國在江漢地區。與文獻上所載的“曾”相距甚遠。但在古隨國、即今隨州和鄰近的京山、棗陽以及河南新野都出土過曾國銅器。隨州擂鼓墩墓葬的發現,為研究曾國和楚國的歷史以及它們之間的關係提供了新資料。因此,大部分學者認為曾即史籍上的隨,只是說法不同而已

在墓中出土的青銅器物上,幾乎都有“曾侯乙乍峙用終”、“曾侯乙乍峙”的銘文。正是根據這些銘文的內容,人們發現了該墓的主人,換句話說,曾侯乙無疑就是這個墓的墓主,即“曾”這個諸侯國的君主之墓。從他的基葬中隨葬品的最主要內容來看,曾侯乙就是擁有這些發現的、前所未有的整套樂器的主人,是指揮這個古代大型交響樂團“演奏”的“音樂大師”

隨州曾侯乙墓,位於其城郊西約三公里處的擂鼓墩。東面緊症水,南面距損水稍遠,西北是山巒起伏的丘陵地帶。墓地原是一個圓形大土坡,名叫“東團坡”。據推測,原先應有較大的墳丘。墓室建築在白堊第三紀紅色砂礫岩上。墓坑平面形狀不規整。呈“凸”形。方向正南,面積二百二十平方米,深約十三米,無墓道。墓坑置木槨,周圍填木炭,總計約十二萬斤。木炭上為約一尺厚的青膏泥,再上為經過夯打的填上約二點五米,夯土上鋪有約一尺厚左右的石板。石板上為數米厚的填

槨室和墓室形狀相同,分為北、東、中、西四室。中室與西室並列。由一百七一根方木壘成,高約四米。共用成材木料約三百八十立方米。各室均為長方形,隔下部有方形小洞相通。這種將樟空用隔板回兩出多室的結構是當時楚地大中型幕的遍形式,一重木植放置在東室,製作相當考究,外棺用青銅柱構成框架,其問嵌析四周有銅鈕。棺內外繁法,外繪彩色花紋及神獸、武十。隨葬品置於北室和安、東它和西它放置陪熟拉,一十二個布事者全是女性青少年,當是其主的近幸侍李或樂舞人員,多以“賜死”形式隨葬主

出土東周時期交響樂團的主人是誰?整套編鐘

此幕中出土有大量的青銅器、金器、玉器、竹、木器、竹簡和其他類等隨葬品共二萬多件,這在同期墓葬發掘中都是罕見的。特別是鍾、磬、鼓、瑟、琴、笙、簫笛等樂器,種類全,數量多,製作精,儲存好,更是我國考古史上的一次重大發現,是我國古代勞動人民在音樂史上創造的奇蹟。編鐘自從被發現以來,一直被譽為稀世“國

。 上述出土樂器中,計有青銅鑄編鐘六十四件,加上楚王所贈的一件搏鍾共六十五件;編磬三十二件,質料為石灰石、玉石等,出土時完好的只有九件;另有由青銅、或木、竹等造鼓四件(分柄鼓、扁鼓、建鼓)、瑟十二件、琴二件、笙五件、排簫二件、橫吹竹笛二件,共計八種一百二十四件。絕大部分出白中室,僅十件出自東室。編鐘、編磬皆立架懸掛,編鐘靠中室西壁和南部,編磬靠北壁,建鼓靠東壁,瑟笙、簫、笛列於鍾、磬

曾侯乙墓中“交響樂團”使用的整套編鐘,經過音樂工作者的研究和試驗性演奏,證明它雖在地下埋藏了二千四百多年,音樂效能仍然很好,音色優美,音域很廣,變化音比較完備,其音階結構與現在國際通用的C大調七音階屬同一音列,中心部分十二個半音齊備,可以旋富轉調,故它能演奏古今樂曲、包括採用和聲、復調以及轉調手法的樂曲。而且它還涉及到我國古代樂器與傳統樂律學中的有關其他領域,包括樂律史地位、水平的重新估價與諸如音階、調式、變化音體系、唱名體系等方面的理論和運用的評價等。僅從編鐘的全部標音體系來看,就可知道近代樂理中的大小、增、減等音程概念和八度位置的概念,早在兩幹四百餘年以前,我國就有了自己民族的表達方法,從而提高了我國音律學在世界音樂史上的地位。真可謂我國古代文化音樂藝術的瑰寶,是華夏之邦優秀的民族音樂財

TAG: 編鐘曾侯乙樂器編磬出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