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公元前二二一年,秦始皇統一了六國,結束了戰國時期的混亂政局後,為了鞏固中央集權統治和發展經濟,採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。

統一度量衡就是他的一項重要改革。

他用當時的最高法令形式——“詔書”頒佈秦國的度量衡制度,廢除其他各國的度量衡制度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這篇詔書或在權、量(權即秤錘,量即升、鬥)上直接鑿刻,或直接澆鑄於權,量之上,更多地則製成一片薄薄的“詔版”頒發各地使用,這就是《秦詔版》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相傳秦詔最初為李斯所書,不過設想一下全國那數不清的權量,上面的銘文當然不可能出於一人之手。

加上官吏們對下級的意識決不如對天子那樣恭敬,所以與《泰山石刻》相反,秦詔銘文中雖然也有嚴肅、工整的,但大多數縱有行橫無格,字型大小不一,錯落有致生動自然。

更有率意者,出於民工手中,或缺筆少畫,或任意簡化,雖不合法度,卻給人們以天真、稚拙的美感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篆書臨摹創作在秦漢以後很長時間一直處於沉寂狀態。

直到清末碑學興起後,出現了大批篆、隸書法家。

其中吳昌碩、黃牧甫、朱百行等書法家皆對《秦詔版》有涉獵。

諸家對《秦詔版》理解各異,審美有別,最終呈現出不同的面目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在篆書與篆刻的創作上,吳昌碩、黃牧甫、齊白石、朱復戡、沙孟海、沙曼翁、錢君匋等更是將《秦詔版》引入篆刻創作,多有佳作表現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吳昌碩篆書七言對聯

吳昌碩曰:“秦詔、權量,用筆險勁,奇氣橫溢,漢人之切玉印胎息於斯。”

齊白石曰:“最後喜秦權,縱橫平直,一任自然,又一大變。餘之印篆,多取秦權之天然。”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齊白石篆書作品

觀齊白石篆書,在《秦詔版》中取法很多,“縱橫歪倒貴天真”的寫意精神,既是他對詔版書的評價,也是其篆書大開大合的個人風格。

而齊白石非照搬,乃循其道、取其式而變化。

李剛田曾曰:“白石翁其篆法的形質在於漢篆,其變化處及精神表現在於《秦詔版》權量篆之中,表現著天真、自然、本色而不假修飾。”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沙孟海《篆書和平奮鬥直幅》浙江省博物館藏

沙孟海先生把秦詔版權量的瘦硬與明清印人的清穆穩健結合起來,形成淳厚奇崛的特點,開創了印史上前所未有的風格。

當代書壇,取法秦權量詔版、漢磚、鐘鼎金文等相融合,取其恣肆縱橫的意態,開創了蒼茫大氣的寫意書風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石開和曾翔兩位先生對《秦詔版》多有會意,石開先生以漢繆篆為基礎而兼融《秦詔版》、漢金文,筆畫稚拙而又簡潔,字形端正而又側欹,自家書法語言風格日漸強烈。

王友誼先生融匯散氏盤用筆及《秦詔版》結體,並將詔版散淡的特點融入到其篆書創作之中。將其篆刻大寫意的風格與金石味有機融合,高古而不失意蘊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對於現代篆隸創作和寫意印章之創作,

如何對工穩平正端莊之藝術形式進行大膽的解構和顛覆,打破常規思維,而又不違反古人之神韻,《秦詔版》提供了一種很好的借鑑範例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但是在臨習時應注意:

技法之意。閱讀古代經典是基礎,技法訓練則是關鍵。

需要不斷提高書寫技法,書寫得當、到位。看似簡單的變化,需要書寫者有純熟的訓練才能精確的表達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心中之意。『書為心畫』,書寫者應回到古人自然之書寫狀態,而非簡單的描摹勾畫,自然真實,拋卻功利之心,以平常心來追求跌宕起伏之變化。

筆中之意,即啟功先生所云,要『透過刀鋒看筆鋒』。

學篆書,不可不知《秦詔版》

秦詔版是金石文字,今日看到的很多原件和拓片都是鑄造和風化腐蝕的結果,要理解古人筆法非常難。

TAG: 秦詔版篆書齊白石吳昌碩書寫